黎孅《人妻有閨怨》[情人秘密多之一]


出版日期:2016-07-15



  密婚之後,最讓她難受的是什麼?
  不是她無法對外坦承已婚,對象還是電視上的當紅男演員,
  也不是無止境的獨守空閨,連想見他都得假扮粉絲參加見面會,
  而是單戀自己的丈夫,這滋味有苦有甜,讓她無法戒斷──
  當他百忙中參與她母親的冥誕,或親自挑選更包送給她時,
  都讓她忘了這是他口中「應盡的丈夫義務」,以為是愛情,
  這種甜中和著苦的婚姻實在揪心,卻又不甘放棄,
  瓜竟不像他是遵從母命而結婚,她嫁人的原因,從來都只為了愛,
  但當他以工作為由讓她獨自過生日,實則陪在前女友身邊;
  當他放任外界傳言,砸錢投資他戲劇的前女友與他是神仙眷侶時,
  她終于無法自欺欺人,再愛,她終究承受不起三人的寂寞……
  然而當她決定離婚時,為何他卻如此的痛苦不舍,不願放手?


  楔子

    紅屋牛排,創立超過三十年的老西餐廳,不像時下年輕人愛去的連鎖西餐廳,有摩登的裝潢、時髦的飲食,這里的裝潢是德國傳統餐廳風格的紅磚屋頂白牆面,餐廳內可以看見歲月的痕跡。

    這是狄曉嵐從小吃到大的西餐廳,充滿了回憶的地方。

    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冬天的陽光將她素淨的小臉映照得蒼白,清秀的五官不特別出色,更不會引起人驚艷的回頭多看兩眼。

    她面前擺著的是剛送上來的主菜,鐵盤上煎得金黃色的菲力牛排,六分熟度肉質柔嫩,牛排刀切下去可以看見美麗的粉紅色斷面,沾一點點海鹽就很好吃,是狄曉嵐從小吃到大的好味道。

    小時候只要她表現好,媽媽就會帶她來這里,無論是在學業上有了明顯的進步,或者將練習曲彈得讓媽媽滿意,媽媽就會以此獎勵她。

    今天的牛排還是跟她小時候吃的一樣好吃,但媽媽卻不在了。

    狄曉嵐滿心對母親的思念,想起了過世月余的媽媽,正要陷入難過的時候卻被坐在她對面人的舉動嚇了一跳。

    「這臭小子!明明答應我了!」啪的一聲,婦人生氣的拍桌子,也拍掉了狄曉嵐涌上的淚意。

    拍桌子的婦人有一雙英氣的濃眉,狄曉嵐對她不陌生,她是媽媽生前最好的朋友,她喊了很多年的倪姨。

    林倪本就立體的五官因為怒意而顯得凶惡,一副生氣到極點的模樣,咆哮著道︰「都幾點了,死去哪?!」

    也不能怪倪姨生氣,今天約在這麼正式的餐廳吃飯,是因為倪姨給她安排了相親—是的,以結婚為目的的相親。

    她十歲那年爸媽就離婚了,母女倆相依為命多年,媽媽一個月多前不敵病魔過世,生前最擔心的就是她一個人沒有成家,為了讓媽媽放心,所以她答應了媽媽會找個伴,不會孤單一個人,而疼愛她的倪姨知道了她欲結婚的意圖,便高興的說自己有個單身正值適婚年齡的兒子,她也才知道原來倪姨打她主意很久了。

    她並不討厭跟倪姨相處,想著反正是倪姨的兒子應該不會差到哪里去,也就答應了相親,約在這家知名的紅屋牛排。

    但距離約定時間已經超過了一小時,她們都吃到主菜了,倪姨的兒子還是沒來。

    「倪姨,」狄曉嵐開口,聲如其人,她看來內向,聲音也是小小的,語調也很溫柔,安撫著盛怒中的長輩。「別生氣了。」

    林倪看了眼柔柔順順,等了一個多小時都沒生氣的女孩,更火了,火速地站了起來。「你先吃!我去外頭打電話!」她抓了餐桌上的手機離席快步走到外頭去,氣勢洶洶地猛撥電話。

    「倪姨!」

    林倪走得太快,狄曉嵐看著她像火車頭般匆匆往餐廳外頭走,而且林倪還很聰明的將包包等貴重物品放在座位上,讓狄曉嵐不敢站起身追出去。

    透過玻璃窗望出去,她看見倪姨對著電話那頭大吼,她在旁邊听了一個多小時了,倪姨的兒子LINE不回、微信未讀,就連電話都轉入語音信箱,倪姨現在的大吼大叫絕對是在給兒子電話留言,倪姨已經打好多次了……狄曉嵐只能長長嘆息。

    「唉。」狄曉嵐忍不住望向餐桌,擺在面前的只有一盤主菜,而倪姨的桌前擺滿了前菜、沙拉、面包、濃湯……以及主食,她一樣都沒踫,一口都沒吃。

    狄曉嵐深覺這樣好吃的餐點冷了,真是可惜了。

    左手自然地垂在身前,右手下意識地觸踫左手手腕上的白金手鏈。

    細細的一條白金手鏈,上頭有五朵精致的小花,襯得她縴細的手腕看起來很有氣質,這麼美麗的飾品不是她的品味,而是媽媽—這是媽媽送給她的最後一份生日禮物。

    那時候媽媽明明住院了,卻還是神通廣大的拿出這條手鏈給她,慶祝她的二十六歲生日,她舍不得把這麼漂亮的手鏈戴上,一直收藏著,直到今天出門前看見它躺在梳妝台上的珠寶盒里便戴上了。

    「媽媽,我會好好的。」狄曉嵐聲音小得像耳語,是說給自己听也是說給在天上看著她的母親听。

    媽媽的尾七法會上周辦過了,媽媽被病魔折騰了好久,能放手離開是最好的了,因為就此不痛苦了。

    那麼,她也會好起來的。

    也許是剛才倪姨拍桌子的聲音太突如其來,讓她難過的情緒消散了,對了,說到倪姨—

    狄曉嵐視線看向還在餐廳外頭對著電話咆哮的林倪,首先呢,就是要跟倪姨婉轉又堅定的說明,這次的相親她會當成是出來跟長輩吃頓飯。

    因為她覺得對方真的不行呀,這樣讓媽媽擔心、生氣,孝順的她覺得,人來不了,好歹也打電話講一聲呀,這樣讓長輩等算什麼呢……

    狄曉嵐不想疼愛自己的長輩氣壞身體,才想要起身去勸長輩息怒,回來好好吃頓飯,就看見站在外頭的林倪身體晃了晃而後倒下。

    「糟了!」狄曉嵐反應很快的站了起來,直接沖到餐廳外,朝昏迷倒地的林倪沖過去—

TOP


第一章

    明天大概又變天了吧?進入睡眠中的狄曉嵐迷迷糊糊的想著。

    春天後母面,白天還燠熱的讓人忍不住開冷氣,深夜卻突然氣溫驟降讓人感覺到冷,她睡意蒙朧地伸手在床上胡亂抓找被她踢掉的薄夠。

    她以為能順利的將被子扯蓋到身上將自己卷成一團,意外發現受到了阻力。

    有人跟她搶被子,誰?

    她迷迷糊糊的翻身,微微睜開眼楮,黑暗中她隱隱約約的看見一張熟悉的男人面孔,而她的被子大半被男人卷去了。

    她的床上有個男人這事並沒有讓她驚得跳起來,而是心存懷疑的想著︰是真的嗎?還是她的幻覺?

    「呼……」

    男人濃重規律的呼吸聲傳入耳中,再再告訴她眼前的畫面不是幻覺,因為睡意而迷蒙的雙眼瞬間清明。

    就著沒有燈光的房間,她動作輕巧地微微抬頭望向男人那頭的床頭櫃,冷光電子時鐘顯示現在是凌晨六點。

    她昨天晚上十一點就上床了,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叫醒她呢?就這樣靜悄悄地上床來……

    狄曉嵐清秀嬌弱的臉龐浮現了心疼神色,她壓抑著沖動不敢伸出手觸踫睡夢中男人的臉,不敢觸踫他明顯可見的黑眼圈,怕驚醒了他的好眠。

    她就這麼貪婪的看著男人好看的睡顏。

    男人五官深邃,濃眉大眼,三十二歲了,皮膚保養得極好看不見毛細孔,但他膚色古銅,因此沒有脂粉味,高挺的鼻梁和薄埂的唇令他看起來男人味十足。此刻他因睡著閉上了眼楮,睡顏有著清醒時未有的溫和,不像睜開眼時,那雙炯亮好看的眼,黑色的瞳眸深邃,盯著人看的時候就像吸住了對方的靈魂,很多人都逃不過他的視線,就連狄曉嵐也不例外,像此刻光線不佳,但他的雙眸仍是黑暗中的一抹光……

    欸?他什麼時候睜開眼楮的?

    「吵醒你了?」男人聲音沙啞帶著睡意惺忪,低沉的聲線像醇酒般醉人。

    狄曉嵐听見男人用這種口吻對說自己說話,不禁醉了。

    然而更令她醉死的,是男人將被子一掀、大手一攬,將半臂之遙的她攬到身前,帶著男人體溫以及濃烈氣息的薄夠將她覆蓋,驅走了清晨的涼意。

    近,太近了,近得她臉紅,幸好光線不明掩去了她的羞澀。

    男人額頭抵著她的,低低說︰「還早,再睡一下。」

    「嗯。」

    狄曉嵐點了點頭,抵抗不了男人胸膛的誘惑,像只小貓般偎進男人懷里與他一同補眠。

    以為自己靠著男人像火爐般的身體會緊張的睡不著,但听見男人均勻的呼吸聲,加上他規律的心跳,這兩種聲音像最好的安眠曲,狄曉嵐覺得很安心,而安心之後睡意便來襲。

    陷入深沉睡眠之前,她的小腦袋還不停的想著,她真是好運,嫁給了這個男人。

    是的,她結婚了,相親後結了婚,她可以說是最幸運的女孩了,可惜這份幸運不能對外訴說,因為她相親、結婚的對象是當紅的男演員—司空湖。

    噓,她不會說的,這份讓女人嫉妒的幸運,是她的秘密。

    早上九點,經過六小時的睡眠司空湖原地滿血復活,充滿了能量自動清醒過來。

    近十年的演員生涯,為了適應拍片長期的睡眠不足,他的身體早就習慣用最少的睡眠時間恢復體力。昨天凌晨兩點多才回到家,梳洗完回到床上已經是三點,六小時的安眠,加上今天他是有目的回來的,因此精準的生理時鐘讓他睜眼,並不痛苦。

    一睜眼便望見懷中睡得深沉的女孩—狄曉嵐,他新婚四個月的妻子。

    她的長相並不特別突出,看多了演藝圈里各種類型的美女,不奪目的狄曉嵐就像個素人—不,她就是個素人,一個跟演藝圈八竿子打不著關系的普通上班族。

    可這女孩成了他的妻子,是真正到了戶政事務所登記,換了已婚身分證的司空太太。

    怎麼會這樣呢?這真是一言難盡。

    司空湖欲下床,可他一動,懷中的女孩便被驚動的輕聲嚶嚀,他不自覺放慢了動作,用著跟稍早上床時一樣輕巧的動作輕緩地將狄曉嵐放回床上,下了床,離開房間前還不忘將薄夠仔細蓋妥在她身上,動作有著他自己沒有察覺的溫柔和慎重。

    司空湖踏出房門,到浴室洗臉刷牙一番後,走到了客廳。

    大片的落地窗迎來璀璨的陽光,灑了一室金黃,從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看見社區中庭的樹木,一掃冬天的蕭條全都吐露了新芽,一片翠綠。

    昨天太晚到家,司空湖累得沒有心思打量跟狄曉嵐的「家」,快速梳洗後便進房睡了。

    「我走了什麼好運?」此刻他環視自家的客廳,贊嘆著。

    行李還在玄關,昨晚胡亂脫下的鞋子也凌亂的丟在地上,眼前有著三十坪大的客廳,在他不在台灣期間短短月余便煥然一新。

    本是空曠的客廳擺了一張能讓八人坐的米色L型布沙發,一台全新的四十八寸液晶電視,超過兩公尺長的白色電視櫃頗有質感,鏡面烤漆能反映出人的臉,上頭有一應俱全的影視設備,而在電視櫃旁有一整櫃影片,全都是他收藏多年的電影,櫃體還加上了門,不讓他的收藏蒙塵。

    電視跟沙發之間的距離大得足以擺張軟墊,讓人邊看電視播放的影片邊運動,或者讓私人教練來家中進行訓練—這是狄曉嵐接手裝潢時,他唯一的要求。

    大片的落地窗配上了白色窗簾,為了通風並未完全將門關上,因此窗簾隨風飄動。

    而家中的燈光也都煥然一新,四年前買下這處房產後用的是建商給的白色日光燈,他長年在大陸拍戲,一年回台灣的次數也有限便無心弄房子,想著裝潢也不過是花大錢養蚊子,故只簡單的買了床、家電,就這樣湊合住了幾年。

    如今換上了柔和的黃光,加上各個角落多了各種造型美觀時尚的燈具照明,完全不一樣了。

    客廳沙發後方擺了一張古味十足的書桌,意外的與溫馨現代風格的客廳合拍,司空湖知道那是特地給他闢出來讓他研讀劇本的地方。

    「你那個倉庫被曉嵐弄得像個家了,她堅持不讓你找人花大錢裝潢是對的,如果是你啊,肯定只是花錢了事把住處弄得像樣品屋,曉嵐可不是了!你回來看就知道,她超會理家,給你省很多錢,又懂事的不想給你添麻煩……我怎麼覺得我給你騙了個好媳婦?」

    司空湖想起在大陸拍片時,例行跟老媽電話問安,老媽不只一次提起他的妻子將他的住處搞得很像樣。

    老媽一直嫌棄他的房子只有床和破沙發,以及一堆他因為喜歡不知哪里撿來的東西,有時是一片木制的招牌,或者一塊五○年代的廣告,偌大的空間搞得像倉庫、垃圾堆—倉庫和垃圾堆一直都是老媽對他住處的嫌棄昵稱。如今好了,媽媽不能再說他的住處像倉庫了吧!

    司空湖滿意的瀏覽著兩個月不見的家,一邊走向廚房打開流理台上頭的櫃子,找到了他愛喝的烘焙咖啡,使用咖啡機給自己弄壺醒神的黑咖啡。

    很快的,空氣中飄散著咖啡的香氣,司空湖的神思跟著飄遠。

    說真的到現在結婚四個月了,他仍不明白狄曉嵐為何答應要嫁給他,因為他們的第一次見面—他們的相親,他可是遲到了超過兩小時,還是在醫院里見面的。見面的那一瞬間,他清楚看見她有多震驚,加上他娘臉上的心虛,讓他敏銳的察覺到在見面之前她不知道自己的相親對象,就是他司空湖……

    「你醒了。」

    沉浸在咖啡香中的司空湖听見一個細嫩的聲音,回頭就見身形單薄的狄曉嵐站在客廳里,一臉的睡眼惺忪。

    「怎麼不叫醒我?」狄曉嵐揉揉眼楮,努力讓自己睜眼。

    司空湖眼神一凝,看著狄曉嵐穿著寬寬松松、長到腳踝的灰色連身裙,又黑又直的頭發披在肩上給人羸弱的感覺,狄曉嵐的五官雖不奪目,卻是會讓人心情放松的女性類型。

    不過這女孩的外表騙死人不償命,她的性格可一點也不像外表和聲音表現出來的嬌柔。

    司空湖揚了揚眉,給自己添了一杯咖啡,慢條斯理地道︰「看你累,便沒叫醒你。」

    這也是他選中她的原因。相親那天他性格強勢又嗜吃美食卻患有糖尿病的老媽,吃了降血糖的藥後因為他的失聯氣到什麼都沒吃,最後血糖太低而昏倒送醫。

    當因為班機誤點約會遲到的他趕到醫院時,正好听見不想吃醫院餐點的老媽在抱怨醫院伙食不好吃她不要吃……

    結果就被罵了。

    「不好吃也要吃,以後你只能吃這個!倪姨,認識你這麼久我都不知道你有糖尿病,要不是今天你昏倒送你來醫院,我也不知道你這麼虐待自己的身體—早上吃了降血糖的藥後竟沒有再進食,中午一桌好吃的東西也一口都沒吃,讓血糖低到昏倒了。

    「以前你到醫院看媽媽都會給我帶吃的,那些蛋糕、小點心你也照吃,還吃那麼多!如果我早知道你有糖尿病,一定會阻止你的。」狄曉嵐口吻嚴厲到不行。「以後絕不能再這樣了。」

    「可我到這年紀了,吃什麼還要小心……」林倪心虛,說話別別扭扭的。

    「又不是永遠都不能吃了,你現在人在醫院就配合一下嘛!剛才我還听醫生說你兩年都沒有檢查,就只有拿連續處方箋,真是的,你怎麼會逃避看醫生呢?糖尿病要追蹤呀,誰知道你的血糖有沒有穩定,吃的藥要不要調整,要不要打胰島素控制……」狄曉嵐碎念著,覺得林倪真是太不愛惜自己身體了。

    「我才剛失去媽媽,倪姨,我不想看你也跟著倒下,糖尿病好好控制也是可以有健康生活的,我不想以後得去洗腎中心看你。」

    司空湖看著眼前身形嬌小,又因為剛睡醒而一臉迷糊的女孩,想起外表看來戰斗力零的她當初如何把他那個凶悍的娘給馴服了,不只乖乖吃下控制血糖的餐點,就連之後也開始注意養身,不再大吃大喝讓血糖起伏不定,甚至趁那次住院听她的話做了全身健康檢查,他不知道有多感激她!

    他可是勸了很久要老媽做健檢,老媽死都不願意,說多了就要跟他吵架。

    所以他就覺得把這個女孩娶回家肯定沒有婆媳問題,因為他老媽肯定會听她的話。

    「應該叫醒我的,你的行李要整理。」狄曉嵐說著就主動去拎他擺在玄關的行李箱。

    他們從見面相識到結婚,不到兩周就決定了,時間非常倉促,婚後也聚少離多,但他每次回來,她都會自動幫他整理行李、清洗大量的衣服,就像一個正常妻子會做的。

    「先別忙,我們要趕著出門。」司空湖阻止了她去拖行李箱。

    他太清楚行李里有什麼東西了,除了他的髒衣服,還有一大堆小東西,要收拾會花上很多時間,這時候絕對不能讓她打開行李箱,否則可有得忙了。

    「出門?」狄曉嵐迷迷糊糊的望著他。

    「今天是你媽冥誕,你要去山上看她不是嗎?」看她迷糊不解的臉,司空湖主動說道,態度像是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

    「你怎麼會知道?」狄曉嵐完全的清醒了,吶吶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為他記得母親的冥誕而感動不已。「你……就是為了我媽的冥誕回來的嗎?可是你正在拍戲……」狄曉嵐記得他拍的戲還有一個月才會殺青,正在趕拍攝的進度。

    「我向劇組請了三天假,周一送你上班後我就得趕飛機回劇組。」司空湖的語調平鋪直述,沒有任何的起伏。

    他是為了她的事回來,盡一個丈夫的責任—狄曉嵐想起了他們在討論結婚一事時,司空湖對她說的話—

    「我不排斥跟你結婚組織家庭,第一個原因是我媽喜歡你;第二個原因是你把我媽罵得無話反駁,我差點笑出來。

    「我們沒有感情基礎,我向來覺得感情不是婚姻必備的要素,我沒時間戀愛,但可以承擔一個家庭的責任,一個丈夫該做的我會做到。我的工作性質特殊,加上短時間內無法籌備婚禮,因此我們只能先登記,還有我可能一年難得回來幾趟,你嫁了我就要請你代我留在台灣照顧陪伴我媽,把我媽交給你,我很放心—這樣的婚姻你願意的話,那麼,我們就結婚吧。」

    司空湖跟她討論婚事時很坦白,也讓她有心理準備,這段婚姻她寂寞的時間會很長很長,這個男人對于自己的照顧不會那麼的體貼和面面俱到。

    但沒關系,她選擇了用相親的方式走入婚姻,就不會對愛情有期待,決定嫁給這個男人,那麼她就沒有怨言。

    可她沒有想到他口中「一個丈夫該做的」,包含了她媽媽的冥誕他會排除萬難回來陪她一同度過這一天,讓本來對感情未有期待的她訝異不已。

    心中漲滿好多情緒,狄曉嵐壓抑不了,她情不自禁撲進他懷抱里,雙手緊抱著他,為他今天出現在自己眼前感動不已。

    「謝謝你、謝謝你回來……謝謝你。」這麼重視我的媽媽。

    司空湖像是早就準備好等她投入懷抱,不因為她突然的舉動而意外,他雙手回抱住懷中的女孩,嘴角噙著意味不明的笑。

    「傻瓜,這有什麼好感動的?」他笑著摸摸她的頭,他展笑時軟化了剛毅的臉部線條,大掌撫著她柔細的發,她的好發質令他愛不釋手。「我們是夫妻,這是我應該做的—時間不早了,我媽要打電話來催了,我去換個衣服你也準備一下就出門了,先去接媽吃早餐,然後一同去祭拜你母親。」司空湖將她推出自己懷抱,催促她快快準備出門。

    被推開了,狄曉嵐有一點點失落,更有因自己方才太過熱情的害羞,她朝司空湖羞澀一笑後跑回房間去了。

    今天是媽媽生日,她有好多好多話要跟媽媽說。狄曉嵐想著,還沒跟媽媽說她結婚了,而且她嫁的男人是她的初戀對象……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 遲鈍

    得獎的第三天、已婚記者會完的第二天是星期一,平常上班的日子。

    司空湖的假期並未結束,人還在台灣,今日則在經紀公司開會,對于這兩天新聞沖擊的反應做檢討。

    「今天的頭條不是你的記者會宣言,是有人出來爆料宋丹瑩十年前拋棄你嫁入豪門的丑聞,她現在人不在台灣也不在上海,似乎逃回美國了,電話也不接。」負責公關的同仁說明今日的新聞。「那些記者真是恨死她了,連逃稅的事情都挖出來。」

    「這就是自作聰明的下場——我也很意外你的粉絲支持跟反對的人數居然是一半一半,雖然有人眼尖發現,在粉絲見面會上跟你親密互動的就是曉嵐,但罵聲沒以前難听,反倒同情居多,有人說一個女人要在這種場合才能見到自己的老公,實在太可悲了。」白幗瑛也將搜集到的資料說明。「但這不影響你電影票房,應該是得獎加持還有你已婚宣言的關系吧,居然票房持續長紅,是好事。」

    「曉嵐那里,幫我聯絡幾個資深的記者,我親自拜托他們別跟拍她影響她的工作。」司空湖想到今天早上堅持要搭捷運上下班,不讓他接送的狄曉嵐,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好,我來打電話。」白幗瑛點頭,同意了。

    處理完一些瑣事,就在公司里消磨了大半時間,直到下午五點阿升很突然的站起來往外走。「曉嵐快下班了,我去接她。」

    「你給我站住!」司空湖對這個學弟兼助理沒轍,他對自己太太實在太上心了。「你接曉嵐干麼?」

    「怕她下班途中被記者堵呀!她那麼溫柔又不會講重話,我才要去接她呀。」理所當然的語氣。

    「白痴。」白幗瑛對阿升投以同情的眼神,在一個男人面前表現出對他妻子的關心,簡直瘋了。

    「謝謝你對曉嵐的照顧。」以往叫阿升安排曉嵐跟他見面,開車去接她什麼的,他都不覺得有這麼的別扭,知道阿升是好意,畢竟是他的助理嘛,為他做到這類事情也是正常的事。

    但為什麼他還是火大了呢?

    一定是因為阿升知道曉嵐就是他奉為女神的神秘歌手,本來就對曉嵐不錯的他就更無微不至了。

    以曉嵐的性格,就算不唱歌還是會有人喜歡她呀!她在室內設計工作室上班應該很多男生吧?業主呀、設計師、同事什麼的應該都滿喜歡她的,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同時,老媽故意氣他的話偏還浮現腦子里,讓他腦中警鈴大作。

    對,他沒有見過她的朋友、同事,更沒有去她辦公室接她下班,以往是因為不能公開,現在公開了,他為什麼要把接老婆下班的樂趣讓給助理呀?

    「你倒是提醒了我,我該去接我老婆下班了,順道去吃個飯采買家里缺的東西。」而且這次他不用變裝,可以大大方方牽著曉嵐的手逛COSTCO,最好讓媒體拍到他體貼太太的模樣,讓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喜歡曉嵐,那麼當曉嵐唱的主題曲播出來的時候,那些跟阿升一樣迷嵐落的男人就會知道、忌憚他的存在——劇還有兩個月才上,他現在就必須未雨綢繆。

    「我的車呢?鑰匙給我吧。」司空湖伸長了手,掌心朝上跟阿升討車鑰匙。

    「好啊。」幸好阿升不是蠢到無可救藥,听見司空湖要去接狄曉嵐就把車鑰匙交出來,但是又很好奇。「你怎麼會想到要去曉嵐公司接她啊,你以前都沒去呀。」

    就是因為以前沒去,才要去看一下,一來,當面謝謝那些很照顧她的同事,二來,也對那些可能喜歡她的家伙宣示一下主權。

    不知為何,他本來很自信、很放心的,但最近卻對曉嵐很不放心,常常提心吊膽的,大概是他拜倒在她的魅力之下,也怕有人跟他一樣慧眼識英雄啊……

    「原來……你結婚了。」

    星期一上班日,這是個跟以前沒有什麼不同的日子,卻是狄曉嵐公開已婚身分上班的第一天。

    才到公司就看見上司駱兼用譴責的目光瞪著她,狄曉嵐心虛,對很照顧自己的上司深感抱歉。

    「怎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不跟我說?」

    「因為對象工作性質特殊,抱歉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你。」狄曉嵐沒有懷疑上司話中的責備,只覺得是自己結婚一事沒有公開宴請讓向來照顧她的上司不悅了。

    所以她加了一句補充。「明年會辦婚宴,到時候一定請兼哥來喝喜酒。」

    駱兼用深思的目光看她很久,而後才長嘆一口氣說︰「到時候一定去喝你的喜酒,恭喜你了。」

    他沒說什麼,反倒是要好的李雅 用詭異的眼光看著狄曉嵐,再眼帶憐憫的看向埋頭工作的駱兼。

    「算了。」李雅 用高深莫測的語調道︰「無知也是一種幸福。」

    狄曉嵐覺得,她真是越來越不了解雅 了。

    接下來一整天都在忙,除了固定的工作,還有那些查到她工作地點,好奇打來一探究竟的司空粉絲,幸好都由總機擋下來了,沒有讓狄曉嵐的工作受到影響。

    「曉嵐,我看見新聞了,那是你!你跟司空湖結婚了呀,好羨慕,能不能幫忙要張簽名照,拜托你。」

    意外同事們沒有難听的耳語,只有開啟興奮的迷妹模式來跟她討司空湖的簽名照,她想這也不是什麼為難的事就都答應了。

    忙著忙著,忙到了五點五十分,一個年輕的助理妹妹走到了她的辦公桌旁,臉紅紅地道︰「曉、曉嵐姊。」

    「我圖快好了,直接傳到你信箱,再兩分鐘,下班前一定讓你出圖,再等我一下。」狄曉嵐想是來催她工作的。

    「不不不,你慢慢來,明天再給我也沒關系,曉嵐姊,你先生來接你下班,就在外面的辦公室。」語氣中是帶著見到偶像的興奮。「司空湖對你好好喔,他本人又高又帥!我可以跟他合照嗎?我保證我不會放在FB,只會偷偷留著做紀念……」

    司空湖來接她下班?狄曉嵐一楞,想他怎麼沒說一聲呢,但隨之而來的是涌上心頭的甜,對于他來公司接自己下班,她覺得很甜蜜。

    「他願意跟你合照的話就不會介意照片公開,他是公眾人物。」狄曉嵐化解了小助理的緊張,想到司空湖就在外面等她下班,她也有點坐不住。「我去看看。」

    快速的存了檔,狄曉嵐離開電腦前來到了外頭的大辦公室。

    只見穿著輕便的司空湖出現在辦公室里,讓同事們都無心上班了,個個排隊等著要跟他合照,就連總經理都被驚動了,但他也搓著手想跟司空湖合照。

    「中秋錯過了,你來不及跟我們去烤肉,但尾牙抽空來,我們歡迎攜伴參加——我女兒很喜歡你,到時候跟她拍張照吧?她才九歲,看在我平時很照顧曉嵐的分上給點福利。」

    「沒問題,我盡量抽時間出來。」司空湖也大方承諾。

    「你怎麼來了?」狄曉嵐見到他迎刃有余地開起小型見面會,忍不住失笑。

    「來接你下班。」老婆出現了,司空湖的眼楮就只看到狄曉嵐,他走到她面前,雖沒有太多肢體上的動作,但在辦公室的人都看見了他看著狄曉嵐的眼神,要多溫柔就有多溫柔。

    「我工作還沒做完,你要等一等。」狄曉嵐掩不住笑,為他的舉動。

    她知道自己不出色,不是公主,但女孩都有公主夢,王子走下台階朝自己走來,那種備受矚目的場景,她沒有想到司空湖會為她做到。

    「慢慢來,不急,正好我也想想等等要去吃什麼晚餐,家里冰箱空了得買些食物回去,總是外食不健康,明天我給你做早餐。」

    司空湖給自己太太做早餐,嫉妒死人了!要不要這麼體貼浪漫!

    「哇,好高調喔,不愧是最佳男主角。」這麼充滿粉紅色氛圍的場合,李雅 偏要來搗亂。

    司空湖看著那名打扮都會時尚又干練的女人,一眼就認定她在公司里的地位不低,而且並不好相處。

    他擺出了防衛姿態,想這女人是不是在公事上會刁難自己溫柔又不善拒絕人的老婆。

    「雅 ,你很討厭。」狄曉嵐忍不住缸了眼胡鬧的朋友,然後跟司空湖說︰「是雅 ,我跟你說過我很好的朋友。」

    就是那個狂熱追星,把曉嵐帶到他粉絲見面會上,讓他能見老婆一解相思之苦的女人?

    太太的好姊妹,是做丈夫的要巴結的對象,司空湖馬上斂去排拒神色,露出好相處的模樣來。

    「原來你就是雅 ,很常听曉嵐提起你,久仰久仰。」

    「別久仰了,我自認是曉嵐最要好的朋友,結果她嫁給了個大明星,我一點甜頭都沒有嘗到。」李雅 大翻白眼,一臉的挑剔。「你就這樣娶走我最好的朋友,真是太讓我不開心了。」

    「曉嵐說你喜歡劭揚,我很久之前就讓曉嵐拿了劭揚的簽名照給你。」

    「別說了。」李雅 瞪了眼心虛的狄曉嵐。「我今天才拿到,曉嵐只敢說她相親結婚了,沒敢講她老公是誰,神神秘秘的,要不是前天你突然來個已婚宣言,曉嵐還上了新聞,我都沒有想到她嫁的人是你耶!」

    「雅 ……」狄曉嵐朝李雅 求饒,知道好友在給司空湖下馬威。

    李雅 給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對著司空湖說︰「我真是太難過了,身為曉嵐最要好的朋友只能得到劭揚的簽名照一張呀!」

    司空湖笑出來。「我跟劭揚私交不錯,最近才約了要吃飯,如果不介意到時候一起吃個飯。」

    「好呀,那就一言為定了。」李雅 馬上沒有那副晚娘臉,整個人好說話到不行。「曉嵐,你這老公倒是嫁得不錯耶!」也馬上改口。

    「你們什麼對話……」狄曉嵐哭笑不得,一頓飯就讓雅 被收買了。

    「曉嵐,圖改好了?」突兀地,在這麼歡樂的時刻,駱兼有些生冷的聲音插了進來。「我有工作交代你,做完再下班,我七點以前要帶出去應酬。」

    「好。」狄曉嵐應了一聲,跟著駱兼回到了辦公室。

    回去工作前,她伸手捏了一下司空湖的手,小聲道︰「等我一下,我很快好,你跟雅 聊。」

    「去吧。」司空湖笑笑表示沒事,目送她進辦公室。

    駱兼一出現,辦公室的歡樂氣氛就消失了,大家都回到位子上趁著下班前最後幾分鐘收拾工作。

    只有李雅 還在原地,甚至優雅又從容地帶司空湖來到會客室,詢問他要不要喝點什麼。

    司空湖記得李雅 的職務,是總經理秘書。

    「那位首席設計師不好相處吧?」拒絕了要喝的,司空湖開門見山問︰「曉嵐在他手下工作常被為難嗎?」

    「不不不,哪可能。」李雅 語重心長道︰「全公司上下只有曉嵐不會被難搞的首席設計師為難,曉嵐停職期間,我們家駱總監是沒有助理的,曉嵐一復職就是原來的職務、原來的薪資喔……」

    司空湖眼楮眯了起來,听出了李雅 話中透露的訊息。

    難怪他覺得那位設計師一見面就流露出對他的敵意,原來不是沒有原因。

    「那麼曉嵐在他手下工作——」

    「曉嵐那女人沒讓你嘗到苦頭嗎?她遲鈍得要命,她覺得駱兼只是個愛照顧人的好上司。」

    司空湖感覺自己中了一箭,是的,那女人遲鈍得要命又滿腦子負面思考,自卑到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得把話說明白了,不然一輩子都不會想到自己被人愛慕著。

    「你給了我一個很重要的訊息,我該怎麼答謝你?」司空湖問道。

    李雅 想回答不用了,但司空湖開出了個誘人條件。

    「你喜歡劭揚,大伙一起吃頓飯也不能表達我對你的感謝,這樣吧,我讓他請你吃飯……」

    「噗。」李雅 笑出來。「你倒是為了曉嵐,連兄弟都能賣。」

    司空湖沒有回答,笑了笑,然後問︰「我去曉嵐身邊等她下班,會不會壞你們公司的規矩?」知道有人覬覦他太太,他哪可能讓老婆單獨跟上司相處。

    「不會。」李雅 笑到不行,覺得眼前的大明星也不是那麼高冷嘛,就是個會吃醋、佔有欲強的男人,很多男人都是這個樣子的。

    總經理秘書都這麼說了,司空湖也就邁開步伐往狄曉嵐的辦公室方向走。

    她是首席助理,位子就在首席設計師的辦公室外頭,狄曉嵐一張小臉滿是認真,眼楮盯著螢幕,手上下繪圖的指令動作很快,一邊回頭跟站在她後方的駱兼詢問進度。

    從他的角度望去,這工作中的姿態太不公事公辦了,那個駱兼人高馬大的,站在曉嵐身後,高大的身子為了將就她坐下來繪圖時的高度,雙臂大張地將她圈在桌子和他雙臂之間,而他的臉嘛,就在曉嵐的臉旁邊,一臉的情深,但曉嵐回過頭時又變成一臉無事狀。

    這讓司空湖很想沖上去「貓」駱兼兩拳,指導工作站那麼近做什麼?!是不是就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了……媽的!

    「我不會打擾你們工作吧?」司空湖發揮影帝的演技,微笑走近,嘴里說著打擾,但態度上就是要打擾他們。

    「你怎麼來了,我就快好了呢。」狄曉嵐朝司空湖丟去一抹笑。

    而迎上司空湖那似笑非笑神情的駱兼,有著心思被看穿的尷尬,但他男人的自尊讓他不動聲色地回望著帶著勝利姿態前來的司空湖。

    這個男人就這樣突然冒出來,搶走了他珍惜培養的小花,而他一點抗拒的機會都沒有。

    「駱首席沒有問題了?」听見狄曉嵐說要走,司空湖故意詢問臉色難看的駱兼。

    「曉嵐很聰明,做得很好,直接幫我出圖就可以下班了。」

    才說著,就听見大圖輸出的聲音,狄曉嵐完成了交代的工作可以下班了。

    「可以回家了。」她存檔關機,對司空湖說。

    看來突然進來的工作也不是那麼緊急嘛,不過是駱兼要搞破壞的伎倆,看著那張對自己微笑的素淨小臉,司空湖覺得駱兼氣就氣吧!

    反正這朵小花已經是他的了,還跟他說回家呢,回他們的家。

    「去吃飯,想吃什麼?義大利菜好不好?媽老是嫌棄我沒帶你去約會——」

    旁若無人的說了幾句,司空湖像是突然意識到旁邊有人不該放閃,抱歉地對駱兼說︰「駱首席晚上有空嗎?要不要跟我們一起晚餐,答謝你工作上對曉嵐的照顧,我請客。」他大大方方又勝利感十足地以狄曉嵐人夫的身分,向妻子的上司表達謝意。

    兩個男人用著只有他們自己懂的方式較勁著,眼神廝殺中——駱兼很快就明白,他敵不過這個男人。

    他晚了就是晚了,沒能守住這朵小花,更沒能走進她的心。

    「不了,我還有約,你們慢走。」駱兼將印好的圖卷起,塞進圖筒里轉身就走,一副非常不好相處的模樣。

    算了,不能讓她幸福,看她幸福也不錯。

    「兼哥不是討厭你,他工作的時候就是這樣,比較不擅長社交。」狄曉嵐對司空湖解釋著駱兼的不告而別。

    司空湖無奈的看著自己老婆,這個被吃了豆腐還不知道的傻瓜,居然還幫上司說話……他實在無語。

    「傻瓜。」只能對她嘆道。

    「我?傻瓜?」狄曉嵐一臉的不解。

    司空湖實在不想解釋,因為她看起來很喜歡這份工作,而且跟同事相處愉快,他也不想讓她對喜歡的工作有不好的感受,但身為一個男人,把心愛的老婆放在情敵手下工作,他又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你想工作到什麼時候?不是說了回家給我養?」

    「不用你養,我媽媽留給我的房子房租不錯,省一點也能過日子了,不工作要做什麼,在家里又沒事做。」狄曉嵐見他舊事重提,回答道。

    要有事做才會考慮回家給他養嗎?那麼……就生個小孩吧!

    也不用她全職帶小孩,可以請個保姆,他也不想她帶孩子帶到沒有生活品質可言,生一個像她的女兒……越想,司空湖就越覺得能成事。

    「走吧,肚子餓了,還要去COSTCO。哎呀,說到COSTCO,我們沒有帶購物袋。」

    正在思考搞大她肚子的計畫,但司空湖依稀听見她在說話,說沒有購物袋之類的。

    「什麼購物袋?」

    「去COSTCO買東西要自己帶購物袋,要買那麼多東西,沒有袋子怎麼行,自己搬好重的……」

    「不是有提供紙箱嗎?我搬就行了,有我在你不用煩惱這種小事。」當老公的要干麼,不就是充當苦力嗎?

    狄曉嵐聞言沒有回答,雙眼閃亮亮的看著他,有一種「啊,結婚就是這樣呀」的幸福感。

    明明是很平常的對話,是夫妻之間的家常小事,可他給她的感覺是她不用煩惱那麼多,那句「有我在你不用煩惱這種小事」讓她確確實實的感受到自己正在戀愛中。

    媽媽的忌日快到了,下次看見媽媽,她一定會跟媽媽說,她現在,真的真的很幸福。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我的少女心黎孅

    這標題我自己下得都有點惡,都這把年紀了,居然還在提少女心!

    可真的,我突然有少女心了,這事要從二一五年十一月說起,我不小心看了瑯玡榜,這部二一五年最紅的劇,然後就陷進了迷妹模式。

    如果有追我粉絲團的應該會知道,那時候我簡直像發瘋!三天看完五十幾集的劇,完全陷入宗主和靖王之間揪心的愛情(?)里。

    然後我就很莫名的進入了追星模式,雖然現在已經退熱了,但當時真是有夠瘋,在網路上瘋狂找尋劇中演員的訪問,然後就看到一個讓我覺得很有趣的梗。

    胡歌這個超級演員,他媽媽希望他這年紀該結婚生子了,希望他跟圈外人士交往,要幫他相親,但他總是太忙沒辦法到,而他媽媽如果看見親友的女兒覺得很喜歡,偏偏兒子相親不出現,真告訴對方我兒子是胡歌——這怎麼想都很像詐騙集團。

    天哪這好有梗,我要寫!

    但是正常女孩哪會沒見過相親對象還要嫁啊,所以我就改成這樣的設定,這才合理,不然我的故事不能接續啊。

    在寫這故事的時候,我也一邊想,我覺得現在的粉絲跟以前相比,真的算冷靜了。

    想想我小時候迷戀偶像,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瘋子。(認真)

    看見喜歡的男星身邊有個女星接近,就會瘋子一樣罵那個女星,現在回想自己那時候,真是腦袋被電梯夾到了。

    可像我這樣的瘋子還真不少,想想劉德華,隱瞞已婚生女的消息多年,因為他的粉絲會自殺。

    不知道是年紀到了呢,還是現在的粉絲大部分都還算理智,對于男明星結婚生子有家庭一事,能夠理智看待,帶著祝福。現在的我,也很希望我小時候迷戀的郭富城、金城武等等,能有好的姻緣,當然我長大後欣賞的男星如胡歌、王凱、霍建華,他們都過了一般人結婚生子的年紀,因為工作很忙碌,但如果緣分到了,我真的很真心希望他們能夠定下來,談一場戀愛,走進人生另一個階段。

    所以這是我寫這故事的原因,一個相親結婚的大明星,女主角是素人,但也不是素人,是個網路歌手。

    說到網路歌手,我覺得同人的創作越來越強大了,這些為了愛而創作出的同人歌曲,還有唱這些歌的歌手們,也許是因為沒有過于商業的包裝,所以更能夠深入人心吧!我給了女主角一個神秘網路歌手的身分,也是因為我很迷一個叫老干媽的網路歌手,雖然名字叫老干媽,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漢子!

    好喜歡老干媽的「扇子舞」,怎麼能那麼攻又那麼風騷!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

    黎孅粉絲團︰ www.facebook.com/lilyannal07

    P.S.︰「像天堂的懸崖」

    演唱者︰李佳薇作詞︰姚若龍作曲︰李倨菘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Thx

TOP

3Q

TOP

thanks

TOP

好像不錯看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Whisky Boutique Createch Computing - System Development , Hong Kong